段九

鹤归孤山,你归我

     我辗转打听到了她的名字,但从始至终都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。我们最接近的一次也不过是擦身而过的距离,那天课间操他们班一改平时的下楼路线,正好与我们班共用一条楼梯。人群之中,她经过我身边的那一刻,我尽力向她靠近了一点儿。那种欣喜,就像是终于触碰到了水中的月亮。

——李易峰《1987了》